农村老人期盼“日托所”

 农村老人期盼“日托所”

   银发浪潮的汹涌,使养老服务的社会化变得分外的迫切。独生子女的单薄双肩,难负多位老人的养老重担;自理能力日弱的老人,风烛残年倍感孤苦。近年来,全社会高度关注推进养老服务社会化的问题,并在产业化、公益性等路径选择上多方求证、实践探索,取得了一些经验与成果。但与面广量大、众口百味的市场需求相比,这样的探索与实践还需大力度地拓展与创新。农村里那些高龄、低能、少金(或无金)老人的生存现状尤其令人担忧,他们迫切希望村里建一所白天能娱乐、午饭能解决的老人日托所。

  最近与村民闲聊中,听到这样两件事。一位老人半身不遂,与儿子他们住在一起。儿子很孝顺,平时好菜好饭,晚上还很周到地照顾老人。白天夫妇要去县城上班,便把老人中饭放在保温杯里,让老人自己弄了吃。去年天寒地冻的一天,儿子下班回来不见了躺在床上的父亲,房前屋后遍寻不见,感到很奇怪:父亲半身不遂,如何走出家门?街坊邻居帮着查找,最后发现在床底下时,老人已气息全无。原来老人中午弄饭吃时一头栽到床底下,最后活活冻死。一位80多岁的老人,每月退休工资有好几千。城里的女儿不放心老父独居乡下,便将其接到城里,但老人住不惯“不着天不着地”的房子,同时白天因无人陪伴而倍感冷清,故坚决要求重回老宅。女儿无奈,只好白天将父亲送到乡下,晚上再接回来。老人一回到乡下如鱼得水,与老伙伴们玩牌斗嘴解闷好不快活。但时间不长,与老人玩牌的人越来越少,都嫌他动作缓慢、反应迟钝,即使老人每次愿意输钱解闷也不行。老人为此郁闷无比,一想到要回到城里的“牢房”,“连死的心思都有了。”

  这样的事,真正让人心酸又动容。老人老了,需要儿女照顾,但儿女要上班挣钱养家糊口,不可能24小时地陪伴;老人老了, 几十年的故土乡情早已融入了血液,不得不外迁对老人来说,是不是一次连心连肺的剥离?进入托老院,相知相交几十年的老伙伴们不见了,感情上栖栖遑遑;而且还要有一笔对老人来说不小的支出,无论是儿女负担还是自理解决,都感到肉疼啊!建立村级老人日托所,既可满足老人们的社交需求,又能为子女们解决后顾之忧,同时老人又可不离老房老土就能得到照顾,享受正常的家庭生活。由于不住宿,仅吃一顿中饭等,费用不多,儿女或老人都能承担得起。

  近年来村级服务中心建设越来越完善,为日托所的建立提供了条件。卫生室、小超市、理发室、活动室、运动场等硬件设施,使老人们过有质量的生活有了保证。村里还可定期安排老人进行康复锻炼,定时组织老人开展适度运动及文娱活动等。

  经济社会发展了,我们不能忘了曾经为此付出艰辛努力的人们。村级日托所,托的也不仅仅是老人,更有党的温暖,政府的关怀,社会的良心等。真心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在村居服务中心,能看到儿女们早送老人暮接回家的温馨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