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岁的“全天候保姆”

60岁的“全天候保姆”

年近60岁的黄振琴是养老院的护工,她在这里已工作了8个年头,老人们夸赞她是一个耐心、热心、细心的好护工。

  凌晨4点半,天还未亮,黄振琴就已起床,洗漱完毕吃完早餐,她的一天工作就开始了。早晨的工作并不轻松,作为养老院的护工,她每天都需要为行动不便的老人洗脸,喂饭,然后是换尿布,清洗身子,倒痰盂……忙完这些,黄振琴常常大汗淋漓,毕竟她也不是个年轻人。

  中午时分,她还要重复一遍这样的工作,因为有些老人腿脚不便,有些甚至不能自理,而她就是她们的“全天候保姆”。傍晚,喂过饭后,黄振琴会坐在老人的床边和老人拉家常,解解闷,直到晚上7点半以后老人们陆续睡去,黄振琴这一天的工作还没有结束,因为她需要陪那些行动不能自理的老人,有时候老人不舒服,她还得半夜送人去医院或者陪老人上厕所。“比较困难的地方也是有的,有位老人体重160斤,并且不能自理,我每天下午扶老人走动一下,是一件很吃力的事,通常需要两个人小心翼翼才能扶得起来,因为老人上了年纪,腿脚又不灵。”黄振琴告诉记者。

  虽然黄振琴在讲述这些事情的时候轻描淡写的,但记者能感受到护工工作的艰辛与繁重。她所谓的日常工作:清理大小便和呕吐物,每天搀扶160斤体重的老人散步,陪老人拉家常……,这些事在家人眼中都是繁琐的事情,而她却日复一日地做了8年,并且赢得了老人们的一致夸赞。“其实你只要把养老院的老人当成自己的家人,你也会做得很好的。毕竟谁都会年老,谁都会有不方便的时候,我所能做的就是让他们晚年舒服点。”黄振琴说道。

  黄振琴还记得,自己有一次为老人倒开水时不幸被烫伤,院长钱善兰立即送她去医院,并让她带薪休息了三个月。在那三个月里,院长心疼地对她说:“你就在我们养老院里好好养伤,陪陪老人拉拉家常,你的工作我们帮你做。”黄振琴说:“钱院长的善心打动了我,让我决心留下来好好照顾老人。这就像我的家,而大家都是我的家人,给了我无限的温暖,我要发挥我的光和热,好好回报钱院长对我的关心和爱护。”

  黄振琴的艰辛工作,女儿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并不止一次地对她说:“妈妈你年纪也大了,就别干了,跟我们回家吧。”听了女儿的话,黄振琴犹豫了,可她心里明白,护工薪水有限,很多年轻人都不乐意来做,她要是辞职了,那谁来照顾老人。黄振琴最终拒绝了女儿,她认为工作虽然辛苦,但在这个大家庭里能感受到老人对她的认可,是她存在的最大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