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传家宝(徐新)

 弘扬孝道文化 争当文明市民征文选登

母亲的传家宝

作者:徐新

我的母亲宋玉英,出生于1940年,今年八十岁,一辈子务农,目前虽有点耳背,但精气神特好,早些年就不干农活了,但闲不住,常常经营着宅前的二分菜地,做点家务,服侍我那半卧床的老爸的吃喝拉涮。她常说:“老年人做点事,能活动筋骨,健康长寿,还可防止老年性痴呆。”我母亲尽管一辈子务农,没赚大钱,但她给我们兄妹仨的传家宝,使我们享受一生,并惠及下一代,倒也是笔很大的财富噢!要说我母亲给我们的传家宝是:一不赌钱;二不抽烟;三诚实待人、勤俭持家、孝敬老人。
       
我母亲给我们的传家宝是从她亲身经历得来的。我母亲对我说过,上世纪五十年代,新中国刚成立,百度待兴,当时海门县里创办发展五一服装厂,没有资金投入,所以鼓励全民集资办厂,只要哪家投资人民币120元,买一台缝纫机投入工厂,就有一个进厂做工人的名额。当时我大舅舅就是这样进了五一服装厂当了裁剪工。待我母亲十六、七当时,她也想进五一服装厂当工人,当时我外公一家人东借西挪,总算揍齐了120元钱。但我外公喜欢抽烟、赌钱,一个晚上又买烟,又输钱将120元钱化为乌有,这样我母亲进工厂的梦想彻底破灭。从那时起她就知道抽烟、赌钱真害人。现在的人也许认为120元钱,不过2个人吃一聚的事。上世纪五十年代120元是笔不小财富,可在海门街上买上小20平的小五桁平房一间。
       
我妈嫁给在外地开火车的我爸后,就给我爸立了规矩:不许抽烟,不许赌钱。我爸出身穷苦,也懂得这个道理,真的一辈子没抽烟、赌钱,勤奋工作成了省劳模,入了党,后提干直至退休,至今八十多了,也未抽过烟、赌过钱打过麻将。
       
曾记得我八、九岁上小学时,当时在农村,常要割草喂羊。在生产队里,我们差不多年龄的孩子有十多个,常一起割草、玩耍,无聊时常拿割草的斜刀,有时掷远近、有时比掷定点论输和赢,赌资是一把草。我母亲知道后教训我说:“你现在小,没有钱,用草作赌资,养成习惯了,等你长大有钱了,就赌钱,在我家是不允许赌钱的。”从那次压,我就不参加小伙伴们的赌草活动了。稍长大后,她也不允许我看大人们打长牌、方牌押老和尚等赌钱活动,防止我学会了,偷着去赌,并常教育我和弟弟、妹妹。
     
我学校毕业、参加工作后,我妈常对我说:“论学识,你上的学比我多,道理比我懂得多,但家教还是要贯彻一下的,不许抽烟、赌钱。”当时我常出差办事,社会上流行香烟就是介绍信,我妈反对我抽烟,但要我买烟敬长辈、敬客人。我妈现己八十岁了,看见农村、城镇到处打麻将、赌钱,就常和我们唠叨:“看书、看电视、锻炼身体、做家务都能打发时间,非得在麻将桌上消磨时间?输赢不说,影响身体健康和家庭和睦,输多了可能引发犯罪。”你想她虽是个笔墨初通的农村妇女,但讲话很有道理的。我们一大家子人,都不抽烟、不赌钱,全家和气,健康指数比别人家高多了。这不是我妈给我们兄妹的传家宝吗?
       
说起我妈,全村人都说她诚实、善良。在我很小时,一个冬天的傍晚,我一远房堂姑叫贞官,为相亲要购买衣饰,问我妈借10元钱(当时10元钱的购买力在农村可请二桌人好好吃一餐吧!),我堂姑拿了钱,估计她见我哭,抱我一下,钱没仔细放好,临走时将钱掉在我家桌子底下了。当时农村家家户户没电灯,用小煤油灯照明,大家都没注意,第二天一早,我妈起床发现了桌子底下的10元钱,知道我贞官姑姑一定很着急,也不知在哪里丢了钱,我妈立即抱着我,迎着早晨刺骨的寒风,将钱送到我堂姑家。待我长大懂事,我堂姑回娘家,还给我将这事说过二次,她一直很感念我妈。再说我一远房堂弟叫品元,在农村结婚后常患肝病,生活很艰难,我妈时常接济他家,并多次发动我们徐家族人和生产队邻居捐钱、捐物支援,现在他家儿子也上大学后核,结婚生子,日子一天比一天好。我妈的好心,也有好报,当时无论是集体生产劳动、还是后来承包到户,因我爸在外工作,家里重活常有邻居帮忙。
     
说起我妈勤俭持家,在村里也是有名气的。虽我爸在外地做工人,生活比一般农村人家要好一点,但我祖父死得早,我爸有个亲娘和一位瘫痪的前娘都要赡养,还要养我们仨兄妹,生活也很有压力。我妈体质差,重的农活不能干,但她心灵手巧,会纱织布,而且学会简单的裁缝,我们兄妹的衣服都是我妈纺织裁制的芦菲花粗布衣,我还记得,我是七九年上其林高中才穿上第一件的确凉衬衣,着实让我高兴了好一阵子。我妈也常帮助邻居免费缝衣服,所以人缘好。我妈常跟我说她一个住田螺山的堂姐,好吃懒做,不会得过日子,当时我姨夫是徐州煤矿下井工人,工资高,收入当,家里也没有老人负担,她们家吃得好,穿得好,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还是住五十年代的二间破小三架屋子,我家当时己从六十年代一间瓦房,翻建成三间大瓦房,也让我亲奶奶从草房里搬进我家大瓦房塞住,让她颐养天年。
     
我妈对老人很孝敬。因我爸有两个娘,一个前娘,一个亲娘,我祖父刚解放就过世了,当我记事起,我爸的前娘就一直瘫痪在床。我爸对二个娘都很孝顺,我妈也知道我爸是个孝子,所以对我爸瘫痪在床10年的前娘,精心照顾,我懂事后天天给我大奶奶喂好早饭才去上学。我妈常教育我说:“你爸是火车司机,我们服侍好大奶奶,不让你爸有思想负担,让他安心开好火车,确保货物和乘客的安全,人命关天呀!”多么朴实的话,常感动我们家族的所有人。我爸的亲生娘年老时,患老年性痴呆。我爸当时是火车站运转室主任,责任重大,我们仨兄妹都己工作不在家,我妈硬是一个人照顾我亲奶奶一年多,直到寿终。
     
我妈当时对我们说:“你爸现在是火车调度,责任重,稍分心,调度出错,发生撞车,车毁人亡,国家损失大,所以要解除他的后顾之忧,你们兄妹仨,工作时间不长,也不能拖你们后腿。你们外婆死得早,我当时小,没服侍,现在将你亲奶奶当我亲娘一样服侍,也还了一个良心债。”我亲奶奶身长体胖,比我好大好大一圏,所以照顾我患老年性痴呆的亲奶奶,个中的苦只有我妈知道。所以我常对我弟弟、妹妹说:“我爸妈老了,我们一定要好好为他们养老,让他们过个幸福的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