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敬长辈,做个奔古稀的好“孩子”(刘卫斌)

       

孝敬长辈,做个奔古稀的好“孩子”

作者:刘卫斌

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达和社会制度的优越,“人生七十古来稀”已成过去式。而今90岁老人随处见,百岁老人到处有。长寿老人的子女也已年逾古稀或者是奔古稀的人了。我就是一个奔古稀的“孩子”。

  我六十三岁,做爷爷了,已入老人之列。虽父母已双双离去,然有岳父母的健在,我还是个“孩子”。岳父今年九十六岁,岳母今年九十八岁,可谓是一双老寿星。岳父是个退休教师,有四个女儿。他经历了中年偶之痛,当时他的小女儿(我爱人)只有七岁。几年后岳父续弦,现岳母是填房。但我爱人她们年幼丧母的四姐妹,是在祖母无微不至的关怀、含辛茹苦的教育、培养下长大。也是祖母亲手把孙女一个个送进婚姻的殿堂,祖母对四个孙女恩重如山。我和爱人恋爱时,祖母善良、勤劳、厚道的品格,已在我心里留下了的深深烙印。婚后,凡节假日、休息天我们总会带上祖母爱吃的物品去看望老人家,每年都为祖母祝寿。两个妻姑妈常欣慰地感叹:“老母亲有这样一个孙夫也算是没白疼孙女”。妻祖母最后一次去医院,也是我拉着板车送的。住院期间,我除了在单位就是在她的床前,妻祖母最后因胸结水无法清除没能挺住。

 

一直以来,我始终把岳父母当亲生父母来照料。岳父身体一直很棒。退休后仍非常勤快,八十多岁了还种着两亩多地,养又养鸡。岳母因腿脚关节不好基本不能做事,老两口独立生活。逢年过节,孩子们回来,岳父让我帮他买菜,烹饪的事也由我完成。在岳父家,每次吃完饭,大家抢着收拾洗刷,从不让岳父动手。吃完晚饭,他就催子女们一个个早点回家,担心天黑路不好走,临走还要叮嘱一番。我们退休后,他依然如故。至今我们仍然享受着有父母关爱的“孩子待遇”,这幸福感让我终生难忘。

岳父随着年龄的增长体能逐渐下降,但他们仍然坚持独立生活。年龄不饶人,岳母意外跌了一下,因股骨折住院了。岳父在雾霾天骑电瓶车去医院看望老太婆的路上着了点凉得了肺炎,也住进了医院。老两口同时躺在医院,我们做子女的真有点手忙脚乱。姊妹几个轮流在两个病房陪护基本脱不开身。我们连襟四个,他们三个不在家,侍奉二老的事就落在我的身上,医院内外来来回回,内科外科跑上跑下,忙得不亦乐乎,一直到老两口先后出院。

  我儿子在南京成家。有了孙女后我们夫妻俩都去了南京。我爱人不放心父母,我准备把老两口接去南京,可好说歹说岳父就是不愿意。那我就南京海门、海门南京来回多跑跑,保证敬老爱幼均不误。还好现在的路好,开个车也方便。前年,孙女上幼儿园了,南京的事我爱人马马虎虎忙得过来了,我就回了三厂以便照顾岳父母。平时,隔三差五给老两口送点吃的、买点菜,让他们的冰箱经常吐故纳新;帮着晒晒被子、扫扫地,把卫生做做。回到他们的身边,弄几个菜陪他们一起吃吃饭,聊家常,这是岳父母最愉快的时候。

岳母行走越来越困难、肠胃又不好,岳父心肺功能也明显变差,时而要去医院住几天。老两口饮食起居,我们作了妥当的安排,不再由他们自己弄菜弄饭,我买了一辆轮椅给他们备用。一般情况下我隔两三天去一次,送他们去理个发、洗个澡或者去医务室打个针、配个药。如果他俩住医院了,我是首当其冲,来去医院接送我开车,不提前到位还要挨“批评”。医生查房前我要到,做个检查我要陪,看个报告单、药品说明书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来得及我还要争取给他们弄个可口的菜吃。他们住院由我陪着,岳父的心就宽了。

虽然岳与继女们相处很一般,但小辈们觉得老两口相濡以沫近半个世纪,岳父能健康长寿,岳母的陪伴可谓功不可没,因而也能不计前嫌善待后妈。几十年来,我一视同仁孝敬老俩口,过年总要给点压岁钱岳母。一直以来,岳父家的羊圈鸡舍要修补、水管电路要整、家电坏了等等,他们弄不了的锁事都由我来解决。有事找我,慢慢成了岳父的习惯。渐渐地他大小事情做决定前也总爱听听我的意见。

岳父喜欢看看电视看看书。因白内障的日益严重,看东西模糊不清。今年4月他对是不是手术治疗拿不定主意征求我的意见。以我对眼科常识的了解,分析了手术的利弊得失,提出先去检查,有一点希望就手术的建议。岳父欣然答应。第二天,我们连襟几个一起,带着岳父去人民医院检查,然后手术。虽然治疗效果不是十分明显,可岳父觉得视力有一点改善了心情不错,比先前也更精神了。

我们这辈年逾古稀或者奔古稀的老人,还能做个老“孩子”,是上苍赐以的福份!能继续高质量地在物质上精神上为岳父母创优良的生活环境,营造欢乐愉快的氛围,有理由相信岳父的人生之路一定会走的长、更远……

赡养老人、孝顺老人是中华传统美德,也是我应尽的义务。继续做个孝敬长辈,奔古稀乃至年逾古稀的好“孩子”是我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