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支书55年不离不弃照料残妻

 两个人组建一个家庭,相伴55年,对于一些家庭而言,实属正常,而一方花55年的精力悉心照料下肢无法动弹的伴侣,却难能可贵。当记者见到顾士德和他的妻子时,感觉这55年来的艰难困苦已化为绕指柔情。

  家住海门街道德新村41组的顾士德今年85岁,曾是村里的党支部书记,他的妻子朱振秀今年80岁,两人育有三儿一女。1966年,因为赤脚医生帮朱振秀补牙时消毒工作没有做好,导致其病毒感染,得了败血症,在南通医院住了整整52天。后来,朱振秀败血症虽然治好了,却落下了双腿严重残疾的后遗症,这对于当时还年轻的夫妻二人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

  “老太婆那时刚从医院回来只能卧床,除了双手能举起外,其他部位都不能动弹,家里年幼的孩子只能托母亲和姐姐照顾,我一边在村里上班,一边照顾她。”工作中途,顾士德有时会回家帮妻子处理大小便。有许多次因为顾士德工作忙碌未及时回家,妻子将大小便弄在身上,顾士德回家后耐心帮她擦洗身体更换衣服。然而,顾士德越是有耐心,朱振秀越是感到自责,脾气变得越来越差,时常会寻死觅活。“其实再多的安慰,都不如我好好照顾她来得管用。”顾士德每天的工作量很大,洗衣、做饭、按摩、干农活。他怕妻子患上褥疮,特意种了一些艾叶,待夏季未开花前拔下叶子并晒干,再把晒干的叶子煮成水给妻子擦拭身体。在顾士德的细致照料下,朱振秀的身体有了变化,渐渐地能够在他人搀扶下,从床上坐起,之前轻生的念头也打消了。

  妻子的身体出现好转,可是家里的经济状况让顾士德一筹莫展。因为给妻子看病,顾士德花光了当时家里仅有的700元积蓄,再加上妻子每月吃药的开销,家中生活一直过得紧巴巴。“我们夫妻俩最愧对的是四个孩子,因为家里没钱,他们都初中没毕业就外出打工,各自谋生。”说到这儿,坚强的顾士德眼眶红了。1988年,顾士德提前从村支书岗位退下来,进入乡办厂直至退休。收入微薄,为了贴补家用,顾士德经常在村里干零活。此外,他还一人种5亩多地,靠卖菜挣钱。

  2006年,根据上级相关要求,顾士德恢复了村支书退休工资待遇,再加上朱振秀每月的残疾补助,一家人的生活有了些起色。“当我以为日子就要好起来的时候,我却在2016年突然中风了,幸亏救治及时,捡回了一条命。医生说,我每天都必须吃药,每周还要抽一次血。”顾士德为了节约开支,请医生开了最便宜的药,虽然他的身体大不如前,但却从未放松对妻子的照顾,也不去麻烦子女。“只要我有一口气,我就会继续照顾老太婆,她是我的妻子,孩子的母亲,她好好活着,这个家就是完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