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歌(蔡炯)

                                                     冬天的歌

                                               蔡炯

      江海平原的冬天来得有些脚步匆匆,人们还沉浸在傍晚漫步东洲河边,观赏荷花灯,观赏南海大桥上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的遐思中,一场寒风裹挟着的冬雨,把寒冷带来了,人们穿上羽绒服打着雨伞穿梭于淅淅沥沥的冷雨中。

     坐在窗前敲击键盘敲出些文字,一股寒风透过间隙的纱窗忽然冷峻地光顾屋内,不禁让人打了个激灵。 窗外那渐已凋零的树,那落满地的黄叶,仿佛就是冬日的请柬,卷起大地对于冬季唱响的豪壮,走访着东洲的风情,让人心头涌起:“寒风摧树木,严霜结庭兰。”的些许感慨,待到寒风嗖嗖,阴云布冷,才懂得春日之暖,秋日之朗,也将风卷黄叶镌刻成夕照绚烂的不老心愿。

     冬之降临总是让年纪渐老的我们产生一种肃然起敬的情愫,在江海平原,在家乡这片濒江临海的土地上,那一份萧瑟简约的纯净在淡化了秋高气爽之后总会如约而至。时常想起曾经在冰上行走的童年,在院子里堆雪人的游乐,折断屋檐下挂着的冰凌往嘴里当冰淇淋吃的幼稚,也时常想起曾经撰写过那些关于冬之歌的散碎的文字,当秋风拂面盈怀,当秋光无法留住,冬天依然悄然而至。走过小区的落叶满园,冬天如一首壮美的歌,静美留韵;跨过张謇大道的历史印痕,冬日如诗如歌如画神采飞扬,越过雄阔的秀山大桥,我们在冬日里共享一场别具风味的唯美歌会。

      天穹阴云密布,寒风发出尖利的歌喉,冷雨洒落琴弦般的弦乐,暮色渐渐降下,我在电脑键盘上继续敲击着一个个宋体汉字,看着文字跳跃成满屏的黑色舞蹈,听着来自窗外的寒风,忽然发现,尽管年近古稀,闲暇似乎越来越少,事情似乎越来越多,不亚于在职时候,歌曲《人间第一情》中的两句“辛勤白发人,事业正年轻”的歌词涌上心头。唯有静心地去聆听风歌树语,那渐渐脱去绿彩的树卸下曾经的葱茏,而我辈却难以卸却自己的担当,文学网的编辑工作,文博会的文字工作,红色史料的搜集撰写工作……虫儿进入冬眠,我辈却是冬已至而犹在操劳。

    喜欢冬天这壮美的歌,这素净的画,这严肃的诗,愿将自己的心念化作古诗中的出塞曲也罢,化作狮山石雕也罢,去聆听一片竹子对土地的密语,一缕冬阳融化寒霜的轻唱,一树枝丫对寒风的放歌,把寒冬的歌声化作时光流水的生命欢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