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难之时见真情(杜文飞)

危难之时见真情

杜文飞 

2019115,三厂一个普通家庭的农村妇女董红英悲伤、纠结了80多天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她们母女两人紧握着会长施茂桐的双手声泪俱下,反复多次说:谢谢!谢谢!是你们老科协、老龄委的人救了我们全家。

董红英为什么如此感激呢?事情还得从80多天之前的那件事说起。董红英的丈夫名为龚新平,系江苏涌金化纤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814日那天,他在车间检修设备时意外坠落身亡。这个具有4名股东合资参与的企业顿时乱作一团,那时企业的销售进出均由法定代表人一人掌控,总负债达2180万元的企业突然失去了主心骨,顿时陷于停止状态。销售出去的货物不知是否付款,已入库的材料不知结算与否,百多人的职工工资无法发放,银行贷款无法归还。停业的80多天中,股东及相关利益者站在各自的立场上向海门人民法院递交了19起法律诉状,且均已立案。这19起诉状的被告均是死者家属董红英。

董红英是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平时不参与企业的任何管理业务。她文化程度不高,对企业的所有问题都一问三不知,19位原告将其列入被告的原因主要因为她是法人代表的家属,丈夫占企业主要股份为43%,其余三位股东合计为57%。董的丈夫突然死亡后,她是第一法定继承人,因此被推上了被告席。

董红英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女儿在上海市国家安全局工作。突然其来的飞天横祸让其陷入无限的悲痛之中,还在沉痛中徘徊时就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企业的众矢之的。从未见过世面、与人交往不善言辞的她顿觉屋漏偏遭连夜雨,天昏地暗。在亲友的指点下,她托人寻求政府帮忙。地方政府很同情她的遭遇,但因是私人合资企业,政府不能随便插手,明确提示请社会能人或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遗留问题。而通过法律途径解决19起诉讼案件,预计诉讼及律师费将达200多万元,且解决问题的时间达三至五年,期间企业将停产,工人将转行。

政府的期盼,当事者的请求,以会长施茂桐为代表的三厂老科协、老龄委应邀作为调解方参与其中。

施茂桐原系海门无纺布厂厂长、江苏省明星企业家、全国无纺布协会会长、三厂镇分管工业的党委副书记,此次涉事企业中的4名股东原均是他的下属及徒弟。听说老领导来主持调解,大家都表示欢迎,但各自都有打算,有的还想先表示一下意思,以求得照顾。施会长胸有成竹,首先表态:我这次受政府委托、当事人请求参与调解,我是共产党干部,我牢记习总书记不忘初心的教导,我为大家主持公道,无私奉献,不偏袒任何一方,死者和你们其余三位股东,过去均是我的下属和徒弟,你们各自应该实事求是提问题、摆观点。作为甲方(被告方)要全面熟悉、了解企业的经营、销售、应收应付、负债状况;作为乙方(原告方)要充分体谅甲方的悲痛心情、为难之处,不能提过分的要求。双方均应围绕企业资产评估、股份转让、法定代表人的变更、企业的生存发展、遗留问题的合理解决提出中肯意见。

前后80多天的调解时间里,施会长寝食难安。他本身已是70多岁的年纪了,身体也不是太好,去年还开过刀。妻子劝他别管了,朋友、同事也提醒他调解此事难度很大,得不偿失,图个啥呢?他坚定地回答:我是一个退休的老共产党员,我有几十年党龄,我有入党时的初心,我有政府的重托。我图的是社会的安定,我图的是人民的幸福,我图的是企业的发展壮大!这些都是他的原话,虽然没有豪言壮语,但充分体现了一个共产党人的宽阔胸怀和社会责任。

80多天的时间里,经过对甲乙双方前后40多次的协商,调解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2019115日下午,在海门市老干部局八楼会议室,甲乙双方及调解人在市老科协、三厂老科协、老龄委10多位老同志的见证下,签订了具有法律效力的调解协议书。目前,双方正按照协议条款履约。

签约后,愁眉苦脸多时的董红英终于舒展了眉间,她紧紧地握住老科协、老龄委同志的手说,谢谢、谢谢!在我危难之际是你们为我解了愁,我将终身感谢你们。乙方代表也激动万分,他们说:是你们为我们化解了19起官司的纷争,重组后的涌金化纤公司有了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