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手艺(陈忠明)

            父母的手艺

                      陈忠明

     父母离开我们已三年有余。他俩恩爱有加,就是要在走西方的路上也只差几天时间驾鹤西去。但我父母生前勤劳扑素,勤俭治家,心灵手巧地应对着所做的桩桩件件我记忆犹新。

     我的母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家主妇,和广大农村妇女一样总是那么勤快、任劳任怨地操持着家务。春夏秋冬不停地为我们姊妹弟兄6个孩子穿衣穿鞋忙着纺纱织布、轧鞋底做鞋子。尤其是在自留地上盘算着一茬又一茬的蔬菜,为解决家庭人员吃菜而不停地忙碌。我母亲当时还有做一道好菜的手艺,这就是葱花鸡蛋饼。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我与同学联系了办绣花厂的事。我同学与上海客商来我大队(现称村委会)洽谈,大队书记叫我正在农田劳动的父母亲回家烧饭,招待客商(当时大队没有招待费用的)。父母亲到家里想弄点什么菜呢?母亲说家里有几个鸡蛋,我弄点面粉做蛋饼。在吃中饭时,上海客商吃上这道葱花鸡蛋饼,赞声不绝,要我母亲说出这道菜名和做法。母亲想想笑着说,做法可以告诉你,首先把葱洗净切细。第二,把鸡蛋倒到碗里搅拌均匀。第三,把切细的葱和面粉放入鸡蛋液里拌匀。第四,鸡蛋液和面粉拌匀后放入盐、糖、胡椒粉、味精搅拌均匀。第五,锅里放些油,油热了倒入鸡蛋糊,待一面上色了翻过来再煎另一面。第六,煎到两面金黄色了就盛起来。最后把蛋饼切开放在盆() 中。这道叫鸡蛋饼吧!客商接着说,这就叫葱花鸡蛋饼吧!母亲老实地说,现在你上海人都对这道菜说好吃,并提了菜名。实际上我家只有5只鸡蛋,炒吧嫌少,只有加点面粉才能盛上两小盆。上海客商笑着说,办法总比困难多,做成了好菜。书记夸我母亲有烧菜的好手艺。大家都笑了。

     我的父亲是家中的精神支柱,是担当家里生活的高擎大伞。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前,我们一带大都住草房。父亲有推笆、推缏、扎引条的手艺。人们称之为推笆师傅。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大队(现在指村) 办起了砖瓦厂,草房变成了瓦房,笆缏用砖和望砖替代了,推笆、推缏、扎引条的技术也就逐渐消失了。随后,父亲还有用竹篾做篮的手艺。当时由于竹头成本高,竹篮销路不好,就停止了编织竹篮的生意。直到八十年代,外地毛竹涌来市场,父亲便买了毛竹做篮子,称之毛竹篮。

   父亲是个聪明人,什么销路好就发展什么。在七十年代中期,我们一带盛产芦苇的销路因砖瓦厂的诞生而受到滞销,芦苇仅是做畚箕、压连子而专用。那时,父亲看到畚箕销路不错,就想法做畚箕卖。他到市场上用芦头兑了几只畚箕,把畚箕拆开按原样重做一遍,如此反复,开始试做。功夫不负有心人。父亲做的畚箕外型好看,质里好。一时销路很旺。受到了周围几十个生产队(现村民小组)和个别企业的青睐。后来生产队实行土地承包,集体不用畚箕了,再加上村里搞了灭芦,芦头也渐渐少了,父亲也就不做畚箕了。

    父亲像似拉车的牛,坚强地起早贪黑地拚命地做手艺,帮全家度过了贫困年代,是家庭的有功之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