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一家四代拥军七十载

         每逢传统佳节,余东镇新宇村15组退伍军人、市“拥军模范”张启文带上节日礼物和一些农家蔬菜、瓜果,去驻海某部看望子弟兵,这是老兵张启文多年来的惯例。端午节送上“拥军粽”,中秋、“八一”节送上“拥军月饼”等礼物。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几天,张启文在“拥军果园”“拥军菜园”里辛苦劳作,念念不忘把他自己培管的桃子、枇杷和青菜、豆角等送给子弟兵。

  今年78岁的张启文,1962年6月参军,1968年退伍,心中有割不断的军旅情缘。他一家四代演绎着70年的“军民鱼水情”。

  “拥军老模范”无偿参建营房

  早在上世纪50年代初,国家为了加强沿海的国防力量,保卫黄海前哨,决定在四甲镇和八素镇建造部队营房,以长期驻扎军队。原余东志宇大队的张德龙(即张启文的祖父)闻讯后非常高兴。

  张德龙高兴是有缘由的。他是个老军属,1942年,他送儿子张建忠参军抗日。全国解放后,上级派张建忠所在部队官兵来海门建造营房,那时张建忠已升为营长。

  一天,张德龙老汉来到建房指挥部,对指挥部的一位首长说:“我是军属,建忠是我的儿子。听说你们在我们村里建营房,我为你们义务做小工,不要工钱自吃饭。”指挥部首长听了他的话,深受感动,对他说:“谢谢张大伯。”开工第一天,张德龙带了几个村民来上班了。他带头抬泥,挖地基,拌水泥,扛砖头,十分起劲。他还将自家的建房材料支援部队建营房。部队首长要给他材料钱,老汉无论如何不肯收,他说:“要什么钱?建营房也是我们老百姓的事,眼下国家有困难,支援部队建营房是应该的。”

  张德龙义务为部队当了一年小工,直到营房建好落成。部队首长称张德龙是“拥军老模范”。

  1962年6月,张德龙送孙子张启文参军。启文4岁时母亲就去世了,自小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他很听爷爷的话。中学毕业以后,他就积极报名参军。到了部队进步很快,第三年,他光荣地加入了共产党,1968年退伍回家。

  三年做了五百副“拥军沙袋”

  1972年,拥军老模范张德龙重病在床,临终前,将儿子、儿媳、孙子、孙媳喊到床前,叮嘱他们:我们张家有拥军的优良传统,你们要把这个光荣传统代代传下去……张启文夫妇郑重地接过了祖传的“拥军接力棒”。

  部队为提高新兵的体能,训练战士的脚劲,提出用沙袋绑在小腿上进行训练。每只沙袋装黄沙1.5公斤,一人两只沙袋。

  部队每年入伍的新兵150至200人,请缝纫店加工沙袋要相当一笔费用。这事被张启文知道了,他主动向部队副参谋长“请战”:“做沙袋的事就包在我们夫妇俩身上,你们什么时候要货,我们什么时候送到,绝不耽误你们军训。”

  当晚,夫妇俩商量到半夜。第二天,张启文骑车20多公里到大生三厂,采购了几匹又厚又密的布料,拿回来裁剪加工。妻子俞兰芬对丈夫说,靠手工做太慢,我们还是去买一台缝纫机,反正女儿出嫁总要买的。于是,夫妇俩又赶到镇上买了一台蝴蝶牌缝纫机。张启文尺量裁剪,俞兰芬在缝纫机上缝袋。沙袋做好,他们还为每副沙袋配上12根带子。夫妇俩挑灯夜战干了几个通宵,在新兵开始军训前把130副“拥军沙袋”做好。

  第二年新兵入伍,张启文夫妇又为新兵做了“拥军沙袋”120副,第三年又做了250多副,连续3年共做了500多副“拥军沙袋”,没有收取分文报酬。

  女儿的“嫁妆”留给部队

  张启文的女儿张瑜在上大学时,知道部队里的战士张跃进要报考军校,便从学校寄来各科复习资料。小张自习时,遇到难题,就写信向她询问。张瑜将解题步骤和答案寄给小张。后来,小张考上了南京军校。毕业后,他分配到驻江苏一部队,后来又调到驻海某部任副连长。春节“军民联谊会”上,张跃进激动地说:“我能有今天,多靠张叔一家人对我的帮助。”

  张启文夫妇为女儿买了一台缝纫机和一台全自动洗衣机,想给女儿做嫁妆。女儿出嫁时,执意留下,给爸妈拥军用。如今,张启文的洗衣机和缝纫机都留在了部队,作为张启文一家的拥军纪念物件。部队官兵也把张启文一家人当成自己的亲人,夏收夏种、秋收秋播时,部队子弟兵帮助张启文家收割、脱粒、施肥、播种。看到村里进出的路不太好走,官兵们运来黄沙石子,铺成一条晴雨路,群众称此路为“军民情谊路”。每年除夕,部队总邀请张启文夫妇去部队过年,吃年夜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