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关怀室让老人体面离去

 如何照顾临终老人的生活,在老人去世后节俭办丧事?10年前,海门市三厂爱心托老院创立了临终关怀室,10年来,这个关怀室已送走了55位老人——

临终关怀室让老人体面离去

江苏省海门市三厂爱心托老院的大门两侧有这样一副对联:“党的恩情比海深,爱心无私献老人。”托老院在“优”字上下功夫,在“优”字上做文章,让老人吃得好,住得好,生病照顾得好,直到安宁体面离去。近日,家住上海市88岁的施慎夫老人在“临终关怀室”去世。院领导和服务员对老人胜似亲人,在其子女未到来之前,一天24小时轮流陪在老人身边,为老人“尽孝”。老人子女来到现场,看到此情此景,他们不是为老父逝世而流泪,而是被院领导和服务员对他们的老父如此关爱而感动流泪。临别时,送上一面锦旗:“爱心胜亲人,真情扬天下。”

建立临终关怀室——

丧事节俭外还不让原先的室友害怕

俗话说:“树要枯,人要老。”人人都有老的一天,托老院是老人最后一个驿站。不但让老人既有“老有所乐”,还要让老人“老有所安”。如何让老人安安心心度晚年呢?

20038月的一天,第一位入托的90岁“空巢老人”吴士强,他把寿衣、寿帽、寿鞋都带进了托老院,对托老院领导说:“托老院是我的家,我家里无人了,我就在这里养老到老,再也不回家了,由你们替我送终吧!”老人吴士强的一番话,引起这位全国老干部先进个人、全国孝亲敬老之星、慈善之星洪谟院长的思考:老人对托老院比作自己的家,把托老院领导当作自己的亲人。如何让老人愉快而来,体面离去呢?这是托老院办院的宗旨。

院长洪谟联想到目前入托的城镇老人大多数家里或子女家里都是套间,有的“二室一厅”,即使有的“三室一厅”,地方都很小。老人老了,难以安置在房间里,那么将老人安放到殡仪馆去吧,一般两至三天,要花数千元,甚至上万元钱,费用大;托老院建了“临终关怀室”,老人老了,可以安置在“临终关怀室”,子女可以在“临终关怀室”为老人擦洗身子,更换衣服。托老院用灵车将老人和家属送到殡仪馆火花,既省事又省钱。办了“临终关怀室”可以节俭办丧事。“临终关怀室”成了灵堂。老人家属可以在托老院办丧事,吃素饭,蔬菜由托老院菜园免费供应。目前托老院寝室较紧张,老人一般两至三个人住一个寝室,不可能一人一间。万一那位老人突然生病,老在寝室里,其余两位老人很害怕,感到恐惧。办了“临终关怀室”,可以将病危者移至“临终关怀室”,由服务员进行特殊护理,延长其生命。

鉴于以上种种情况,院长洪谟决定筹建“临终关怀室”。2004年,爱心托老院花了2万多元,在托老院东大门建起了那时全省首家单门独院的“临终关怀室”。室内有两张床铺、床铺上有清洁的被子和蚊帐,中间一张方桌和几条凳子,茶几上有热水瓶、杯子,还有牛奶、瓜子、快餐面等。“关怀室”有合扇大门和两扇窗子,窗明几净。室外一个小院子,占地400平方米,南北一条小河碧波荡漾,河边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环境优美。东西南北交通便捷。

“临终关怀室”还设医务室,由三厂镇医院医生每天早、中、晚为特需护理室、“临终关怀室”老人治病,检查身体,尽量延长老人生命。

有了临终关怀室——

服务更周到让九旬老太多活了3

临终也是生活,是一种特殊类型的生活,所以正确认识和尊重临终病人最后生活的价值,提高其生活质量,对临终病人提供有效的服务,显得十分重要。为此,三厂爱心托老院举办“临终关怀室培训班”,组织服务员和医务人员学习《生命关怀(临终关怀)》的基本要求和工作规则,学习临终关怀的理念。病人到了“临终关怀室”不等于服务终止,而是服务继续延伸。当然,对临终病人来讲,治愈希望已十分渺茫,目标由治疗转为对症处理和护理照顾为主。因此,服务要更周到,更细致,尽量让病人的生命延长,那怕让他们的生命延长一个星期也好,一天也好,甚至一个小时也好。这是我们服务员和医务人员的天职,也是我们的职业道德。10年来的实践,让院领导看到,临终病人到了“临终关怀室”,由于服务员胜似亲人般的照料,比回到家的临终病人平均要多活一个星期至10天。有的甚至还会出现生命的奇迹。

90岁的俞莲金老太,患有糖尿病、心脏病、肾衰竭等多种慢性疾病,进了医院,医治效果不佳,已经滴水不进,处于病危状态。医院已经发出病危通知,请托老院通知其子女将俞老太拖回家准备办后事。可俞老太的子女在外地,老伴早已去世,家里无人照顾,托老院只得将俞老太重新拖回到“临终关怀室”。俞老太到了“临终关怀室”,院方领导当作特殊的服务对象来对待,指派院内优秀服务员朱雪梅、陆亚芳,一天24小时轮流对俞老太悉心侍奉,医务室医生积极配合,尽量让俞老太身子感到舒适些,疼痛减轻些,睡眠睡得好些,营养好些。看到俞老太两天汤水不进,服务员就用棉花条浸在开水里,让她吮着棉花条吮进一点开水后用调羹慢慢地灌进几调羹开水。第二天,服务员将牛奶加热,她能吃五六调羹牛奶,到第三天,能吃半茶碗粥油烫。后来慢慢坐起来,能够吃些稀饭了。院领导请工友到市场上买鸽子、鲫鱼,炖鸽子汤、鲫鱼汤喂给俞老太吃。经过半个月调养,俞老太能下床慢慢走动,能够回到原先自己的寝室,全院老人拍手叫好,欢迎她“回家”。她说:“多亏贴心‘女儿’对我的关心和照顾,把我从死神手里拉回来。”俞老太又活了三年才离去。

进了临终关怀室——

过世老人被打扮漂亮后送往殡仪馆

有生便有死,死亡和出生一样是客观世界的自然规律,是不可违背的,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事实。老人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维护老人的尊严,就是维护自己的尊严。

患病老人经医治无效,老在“临终关怀室”,该院领导视为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一点也不马虎,当作大事处理,让老人体面离去。爱心托老院一年到头有两桩大事,一桩是老人七十岁、八十岁、九十岁、一百岁生日,作为托老院的喜事。这天厨房为生日老人送去一碗红糖鸡蛋汤,全院老人为他吃面,祝贺老人生日愉快,健康长寿。还有一桩大事,就是老人老在“临终关怀室”,作为托老院的大事。院领导对服务员说:“临终关怀室是老人最后归宿地,而不是医院的太平间,不能将老了的老人放在临终关怀室算了,不闻不问了,而要让他们体面离去。在他们的亲属和子女未到来之前像亲人似的陪伴着,守在老人身旁不脱人,为老人守灵。”20129月,90岁的入托老人许庭贵,经医治无效,又回到托老院,照理要回到自己家里准备后事,因子女均在外地工作,不能及时赶回家,况且家里房子又小,根据子女的要求,将老人安置在“临终关怀室”。在老人子女没有到来之前,院领导和服务员袁金兴陪在老人身边整整两昼夜。当子女赶到,老人已经走了。随即院领导、服务员与其儿子为老人洗澡、更衣,一起为老人送终。

远在浙江杭州89岁的朱云兰老太,患中风多年,病情较严重,经医院治疗效果甚微,因路途遥远,乘车不方便,201312月从医院又回到托老院。病危时安置在“临终关怀室”。她的服务员陈红娟一方面精心护理,一方面院领导打电话通知其子女。那知电话刚打好,老人走了。服务员陈红娟像女儿似的陪伴着老人。她的儿子、儿媳、女儿看到以后,深为感动。随即服务员红娟和老人的女儿、儿媳为其洗澡、更衣、梳头、洗脸、扑粉,将老人打扮一番,漂漂亮亮才送往殡仪馆。老人的儿子施裕祥十分感激地说:“临终关怀室真是好,让我的母亲在这里度过最后的两天。这里既方便又省事。”他特地送上锦旗一面:“精心护理,温馨如家。”

离开临终关怀室——

托老院领导总要送老人最后一程

在爱心托老院里的“临终关怀室”度过最后生命时刻的老人,最后登上灵车去“天堂之路”了。这是与家人最后的惜别,也是家人最痛心的时刻,作为院领导和其家人的心情一样悲痛。那些入托老人,有的在托老院度过了10年,有的度过了7年,有的度过了5年,他们与老人们早夕相处中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怀着大孝之爱的院领导,在“天堂之路”送别亲人,送走老人最后一程。

四甲镇合兴村的“空巢老人”姜士英95岁进托老院,院长洪谟认她为干妈,她的生活费由洪谟支付,一年四季衣服也由洪谟添置。在托老院夕阳红开心室度过了5个年头。2010100岁时,托老院替她举行百岁生日聚会。第二年因摔了一跤,不到3个月在关怀室去世了。院领导洪谟与服务员一起送老人回老家。送上花圈和人情2000元,入殓那天,洪谟戴孝送老人去殡仪馆,送完最后一程。离休干部杨吾安在托老院度过了8个年头,因生病千方百计治疗无效而去世。去世前,他嘱咐子女,他的骨灰撒向长江里。逝世后,家里无房子,杨老就安置在“临终关怀室”里,在托老院操办了简单的丧事以后,由新任院长史觉带领其子女陪他们的父亲乘上灵车去殡仪馆火花。根据老杨的嘱咐,他的骨灰要撒向长江里,进行海葬。儿子听从父亲的嘱咐,捧着父亲的骨灰盒去青龙港长江边。到了那里,在哀乐声中,杨吾安的儿子将父亲的骨灰撒向长江。2012年杨老的老伴去世后,院领导也送走她最后一程,她的骨灰也进行了海葬。

10年来,三厂爱心托老院的“临终关怀室”先后送走了55位老人,让他们个个体面离去,亲属和子女人人放心,从而使两个世界里的人都满意。爱心托老院领导“天堂之路”送亲人,尊老敬老的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全市广为传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