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为亡儿还清30万债务 七旬夫妇租田种植挣钱

 欲为亡儿还清30万债务
七旬夫妇租田种植挣钱

老年丧子乃人生最大痛苦之一,在海门港新区幸福村有对七旬夫妇赵如俊、顾竹兰,38岁儿子在云南车祸身亡。在承受巨大丧子之痛后,发现儿子还留下30多万元债务。

  30多万元,对肩挑背扛的农民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但是,做人不能没诚信,儿子走了,债不能赖。他们咬牙揽下这笔巨债,一家家上门,向债主制订还款计划。六年来,他们租种了邻居的10亩地,在大冬天里挑荠菜,省吃俭用替儿子还债。尽管目前只还了近4万元,要还清所有债务,可谓任重而道远,但老人坚定地说,只要能干一天,就还债不止。更让人感怀的是,这对老人还在照顾年过八旬的孤嫂,在当地传为佳话。

  亡儿留下巨额债务  

  时光回到2011年, 那段日子,赵如俊、顾竹兰夫妇特别开心,一直事业不顺的儿子华华,生意大有起色。家里电动工具小作坊开张了,又在云南开了五金店,华华两头跑,干劲十足。为了扩大生意规模,需要流动资金,华华就向亲朋好友借了40多万元用于周转。2012年上半年,华华的生意格外红火,欣喜地告诉父母,到年底将能还清所有债务。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12年7月的一天,注定是一个黑色的日子。华华送货的卡车在云南与贵州交界处,由于司机操作失误,车辆失控坠下山崖,华华与司机当场身亡。当两位老人在亲人的陪同下,匆匆赶到事发地后,在殡仪馆里只见到了儿子冰凉的尸骨。年老丧子的悲痛常人难以想象的。人生地不熟,外加肇事司机也身亡了,货物与赔偿无从谈起,亲朋好友出于同情,又凑了近10万元,帮儿子处理完后事。

  儿子出事后,云南籍媳妇再也没露过面,云南店里的库存、应收款等情况,老两口不得而知,更无力去过问。两人还没从悲痛中走出来,债主纷纷登门了。将小作坊内的设备、剩余的原材料,全部抵出去后,老两口清算一下,还欠30多万元。

  30多万元债务,这对于每个月只能拿几百元养老金的两口之家来说,无疑是一个大数目。左邻右舍都说,你们都年近七旬,拿什么还,但是夫妇俩表示这是人家的血汗钱,再难也要还给别人。于是通过种地、卖菜他们踏上了漫漫还债路。

  “每分钱都用于还债” 

  为了让债主放心,赵如俊夫妇就一家家上门说明情况,向债主们保证,这个账自己一定还,并根据情况制订还款时间。看到头发花白的老俩口主动上门说还款的事,原本天天上门的债主们被感动了,不少人表示只要本金,利息免了。

  那一年赵如俊64岁、顾竹兰66岁,没有一技之长,靠啥来还债?赵如俊想来想去,决定种田挣钱。农村许多人外出打工,田地都撂下了,他和老伴一家家去找人,把四邻空着的土地全租过来,一共10亩左右,或许每年能挣上个万把元。

  每天早上,夫妇俩天没亮就起床下地,晚上人们都睡了,他们才收工回家。回家还得喂些鸡鸭,忙完常常累得精疲力尽。油菜、黄豆收割时要抢时间,晚了遇到下雨,成熟的油菜、黄豆就可能被雨水冲掉,辛苦就要白费。

  为此,夫妇俩不得不四处跟人“换工”,就是请人帮自己收割,之后再去帮别人干活“还工”。这样一来,别人家三五天就可以忙完的农活,两人得忙上一个月。

  “不这样没办法,孩子欠的账就还不上了。”有一年收油菜时,正逢天气预报说几天后有暴雨,赵如俊夫妇不得不夜以继日地在田里收割,连续忙了几天几夜。五天后,年老体弱的顾竹兰晕倒在田里。乡邻们赶紧把她送到社区卫生室,输了两天液后,顾竹兰拔掉针头又下田了。

  照顾八旬孤嫂

  “单身嫂子已经很不幸了,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再苦再难也要坚持照顾好,让她享受到家庭的温暖。如果我们不照顾谁来照顾,这是我们的缘分。”日子过得如此艰难,老两口数年如一日精心照顾孤嫂,在当地传为佳话。

  孤嫂今年84岁高龄,一日三餐,老两口盛好饭菜、茶水送到嫂子床前,家里最好的东西都留给嫂子吃。作为一个常年卧床的病人,最怕的就是褥疮,但在老两口的精心照料下,嫂子从来没有得过。顾竹兰经常给嫂子擦洗身体,帮她洗脸、换被罩、床单,以使嫂子躺在床上尽可能地舒适。

  在幸福村,只要提起这对老人,无论男女老少都会竖起大拇指。村党总支书记戴玉萍评价说,老人的善举,向世人展示了何谓诚信与孝亲敬老,为人所称颂,发扬了正能量,是一个真真切切的诚信文明家庭;这种善举,弘扬了社会正能量,起到了模范作用,值得全村村民认真学习。在大伙心中,作为妯娌能多年如一日地照顾病嫂,从不抱怨,还替亡儿还欠账,这样的精神让他们很佩服。

  如今,6年过去了,赵如俊已经还掉近4万元,令他焦虑的是,他去年腿摔伤了,现在只能种8亩地。他计划种些特色疏菜,希望早点还清债务。尽管还债之路还是那样漫长,但老两口的决心与坚持,让人油然而生敬意的同时,笔者更希望有好心人能帮一把,早日了却二老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