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淘米记》看海门山歌传承

 从《淘米记》看海门山歌传承

海门有了自己的地方戏

  1958年7月,海门山歌剧团正式成立。值此山歌剧团甲子之年,有必要作一次历史性回顾,以记住海门这个珍贵的艺术瑰宝。

  提起海门山歌剧,一定会提起《淘米记》。因为没有《淘米记》就没有海门山歌剧,一部《淘米记》成就了海门山歌剧,它是这个剧种的起源之作,也是建团之作。

  关于《淘米记》的诞生过程,前几年曾有些许文章见诸报端,虽然客观再现了当初的一些人和事,但也不尽然。最近笔者整理了此剧作者、家父陆行白生前的一些手稿,发现了关于《淘米记》诞生的一些真实细节,在这里记录下来,以飨读者。

  解放初期,随着县文化馆和各区文化站的建立,全县各地群众文艺相当活跃。当时党号召群众文艺要运用“群众喜闻乐见形式”“深入挖掘民间文艺”。其时,担任三厂区文化站站长的陆行白非常喜欢这项工作,特别对山歌尤为喜欢。他深入民间,积极搜集挖掘和整理民间文艺资料。1954年夏,陆行白在当时的三厂区中心乡举办了一场民间文艺晚会。会上有几个人唱山歌小调。其中有个叫赵树勋的歌手,唱了一首名叫《摇船郎》的传统叙事山歌。其内容是:一个摇船郎调戏一淘米姑娘,结果被姑娘及嫂子奚落了一顿。这首歌给他留下很深印象,并引起了遐思:如果把歌中的人物形象搬到舞台上,以戏的形式表演出来,那效果一定更好。再说本地没有自己的地方戏,这样一来不就创建一个地方戏来了吗?1956年初,随着春节文艺活动的到来,陆行白把这个想法向县文化馆提出了,得到了馆领导支持。于是他便带着疾病,连夜赶写剧本。由于原歌词比较单薄,不能成戏,他就设计增添了几首对歌,还增添了从民间故事中得来的一些情节,并加强了对人物的刻画。终于,第一部海门山歌剧《淘米记》脱颖而出。他还选定了曲调,写了一个简单的曲谱,并亲自去中心乡排演。由于此戏是本腔本调,方言土语,加上人物性格鲜明,故事生动有趣,唱词朴实优美,一经演出,效果非同凡响,在当年的春节会演中崭露头角,引起了轰动。

  建立剧团、创新剧本、

  培养传人

  诞生初期,《淘米记》参加南通地区业余文艺汇演,一炮打响。

  同年秋,《淘米记》赴宁演出,演出非常成功。《江苏文艺》登载了剧本、曲谱和剧照,还专门刊发了评论文章,给予赞扬。

  1957年3月,《淘米记》剧组赴中南海怀仁堂演出,参加全国民间业余文艺会演。演出后演员们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留念。

  《淘米记》从诞生到进京演出,使我县的文艺事业达到一个高峰,为家乡人民赢得了荣誉,并成为了海门山歌剧的奠基石。

  1958年7月,海门山歌剧团正式成立。从此海门山歌剧有了专业的表演团体。这对剧种的建设和丰富群众文化生活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剧本是一剧之本,能体现剧种特色的优秀剧本更是发展剧种的关键。山歌剧团建立后,受极左路线的严重干扰。“文革”初期,《淘米记》被视为大毒草,剧作者陆行白也被打成“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而关进牛棚。山歌剧团也一度陷入“批斗”“整顿”“清洗”的境地。剧团几乎解散。

  改革开放后,山歌剧团也迎来了春风。新作或新演的剧目不断出现。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海门山歌剧团足迹遍及全县各地以至苏南苏北地区,甚至还进京演出,创作、移植和改编上演近百个剧目。创作剧目如《青龙角》《采桃》《洗衣记》《看桃人》《银花姑娘》《俞丽娜之死》《唐伯虎与沈九娘》等,成为了那个时代的印记,也成为了山歌剧团那个时代的看家之作,影响非常深远。

  海门山歌的曲调也不断走向成熟和完善。《淘米记》上演的时候,只有3种曲调。现常有的曲调40多种,并以“山歌”和“对花”调为基本腔,组成了板腔和联曲两种声腔体系,还创建了8种形式,从而更能够表达各种人物的思想感情,演出各类戏剧。演员演技也不断提高,向着戏曲化方向发展,不仅能演现代戏,也能演清古装戏。海门山歌剧剧种,已在《中国戏曲文艺词典》《中国戏曲大辞典》中作了专门介绍;《淘米记》被收入《中国地方戏曲集成》。

  当然,山歌剧团也曾有过低潮时期。早些年,由于社会环境等各方面因素,剧团人员严重流失,演员、编剧、导演、作曲等各个行当均严重亏缺,后继乏人。

  为了培养后人,延续地方优秀传统文化,2012年,时任山歌剧团团长严荣先生经多方努力,在市领导的关心关怀下,和江苏省戏校结成姻缘,定向招培新学员。全市20名新生脱颖而出,经过4年的学习锻炼,这些新学员现在已经崭露头角,逐渐挑起剧团的大梁,成为一支新生力量。2012年,又传来佳讯:海门山歌获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意味着,这个富有地方特色的艺术瑰宝今后在全社会的支持下,将得到更好地传承和弘扬。

  海门山歌后继有人

  2017年10月,山歌剧团班子易人。海门山歌传承人宋卫香成了该团新的掌门人。弘扬特色艺术,传承非遗文化,落在了这位有着几十年演艺生涯的国家一级演员身上。接棒后的宋团长身体力行,勇于创新,率领团队不断创下新的业绩。先后把创作剧目《亲人》《临海风云》搬上舞台。去年10月,山歌剧团再次进京演出,《亲人》登上北京长安大戏院。当晚,大戏院宾客满座,掌声经久不衰,直至演出结束,观众们还意犹未尽,久久站立,目送演员们退场。今年4月下旬,宋团长将再次率领她的团队赴天津,《淘米记》将参加全国优秀戏曲传统剧目的音像录制。这部海门山歌剧团的建团之作将再次唱响全国。

  从民间到舞台;从山歌到戏剧;从业余到专业;从农村到首都;从田头小唱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海门山歌剧团越过一个又一个的坎,实现一次又一次的飞跃。

  愿这个灿烂的艺术瑰宝更加绚丽多姿,光彩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