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托老院长的奋斗人生(一)

女托老院长的奋斗人生(一)

她,自幼家境贫寒,16岁弃学打工,18岁跟随母亲去山东到上海,贩卖家乡土特产,20岁独自一人贩卖海鲜,足迹遍布苏、浙、沪、鲁等地,33岁自学西点,在市区开办面包房。年逾五旬,她豪情满怀地说,要办一流的托老院,为老人安度晚年贡献一份力量。她这样说了,也这样做了。她就是三厂街道清福托老院院长李美华。

 

  搏击商海  殚精竭虑

  

  3月2日,记者来到清福托老院,见到了这位对托老事业矢志不渝的女院长。“很多人都不知道,我曾经做过海鲜生意,开过面包房。”李美华与记者说起过往时,言语中不无自豪。

  在李美华20岁的时候,凭着此前跟母亲走南闯北积累的经验,她独自一人开始贩卖海鲜。“那时,苦是苦了点,起早贪黑赶路、摆摊,但还是赚到了一点钱,总比在老家务农好。”回忆起当时的经历,李美华感慨地说:“上海人爱吃海鲜,尤其对我们这里的海鲜情有独钟。”李美华说。那时,她虽然是个年轻的姑娘,但善于与人打交道,生意伙伴逐年增多。时间过得很快,李美华到了结婚的年龄。与丈夫施必忠结婚后,她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不久,孩子出生了,但她放不下自己的海鲜生意,每天都忙碌着。

  眼看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李美华开始纠结起来:丈夫天天跑长途,公婆、父母也要忙着自己的活,谁来照顾上学的孩子呢?与丈夫商量了许久,无奈之下,她作出决定:不做海鲜生意了,想在海门找点事做。丈夫施必忠觉得有点可惜,放弃红火的生意,另起炉灶,不知道前景如何,万一赚不到钱了呢?夫妻俩整整考虑了三个月,一狠心,放弃做了8年的海鲜生意,开办一个面包房。

  可是,李美华对面包行业一窍不通,咋办呢?她想到了自己的姐姐。“我姐姐是做面包生意的,我就到她的店里学习一阵。”李美华说。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偷师学艺成功。“有一年清明节,配料师傅回乡祭扫去了,他在电话里和我姐说,要求提高薪水,不然就不干了。于是,我自告奋勇地和姐姐说,我也可以做。”李美华当即向姐姐表了态。原来,每当配料师傅在配料时,她都假装带着孩子去师傅那边玩,偷偷地看师傅配料,时间一长,居然悄悄地学会了。“配料师傅都是在半夜配料的,就怕被人学了去,我是老板的妹妹,才可以在配料房逗留。”李美华说。

  就这样,李美华成了姐姐面包店里的配料师傅。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李美华做面包得心应手。于是,她想自己开一家面包店。1997年,李美华在海门中学门口开办了一家名叫“万利发”的面包店。那时,李美华既当老板,又当伙计,还要把面包送到华联、时代等超市。每天,她骑着三轮车送货。“一车面包总共有500多只,还有100斤的蛋糕。每天都要送五六车吧。”李美华至今还记得当时送货的情景。

  经过几年的摸索,面包生意日渐红火。与此同时,孩子也顺利完成了小学、中学的学业。就在李美华觉得可以无拘无束做面包生意时,意想不到的难题又摆到了李美华的面前。

  

  为尽孝道  再次改行

  

  面包生意很红火,李美华每天早晨五六点就赶到面包店,直到晚上九点才关门回家。她对面包的制作要求很严格,打蛋机、搅拌机、烤箱、裱花,每道程序她都要亲自走一遍,而且都是站着操作。每次回到家,她筋疲力尽,无暇顾及家中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渐渐感到有点力不从心了。“我父亲因病去世后,母亲就一个人生活。可是,母亲远在海门港新区,我照顾不到她,心里充满愧疚。”李美华说,母亲是个盲人,她实在有点舍不得。丈夫是个长途司机,也无法照顾老人。夫妻俩决定把母亲送到托老院。

  本想可以毫无牵挂地忙于自己的工作了,谁知,一次她和丈夫去托老院探望母亲时,母亲就在他俩面前诉起了苦。“母亲告诉我,托老院里脏乱差不说,服务态度也不好,这让我和丈夫很揪心。”李美华皱着眉头说起当时的情景。回到家后,她和丈夫陷入了与10年前一样的痛苦选择中。一边是日渐红火的面包生意,一边是频频叫苦的残疾母亲,李美华都难以割舍。“照顾母亲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是谁也代替不了的。”与丈夫苦苦思考了几个月,李美华决定放弃做了10年的面包生意,开办一家托老院,这样既可以照顾母亲,还可以继续工作。

  主意定了,说干就干,李美华与丈夫四处选择托老院地址。经过一年多的寻访,李美华决定把地址选在三厂街道的孝威村村部后面。刚来到那里的时候,杂草丛生、垃圾成堆、房顶见天,一副破落衰败的样子。李美华是个要强的女人,于是就和丈夫亲手除杂草、平土地、搬砖头,使环境焕然一新。

  拿出多年做生意积攒的钱,变卖了市区的房产,投入100万元,建起托老院。很多人都说,李美华与丈夫对自己太狠了。“我们对托老行业其实一点也不了解,只知道现在政府部门很支持民办托老机构的发展。”李美华说,当时让她担心的事情有很多,一是无人入住,二是血本无归。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李美华对丈夫说,不试试怎么知道脚下的水是深是浅。就这样,2008年3月,托老院开工建设,并命名为“清福托老院”,寓意“让天下老人享清福”。

(末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