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养老产业面临哪些困难?

 海门养老产业面临哪些困难?

对话市清福托老院院长李美华

在海门,提起较为知名的托老院,除了市老年服务中心等有雄厚资本支撑的养老机构外,人们耳熟能详的当属清福、志平等中小型民办托老院。中小型民办托老院何以能在养老机构兴起的大潮中脱颖而出,成为海门养老产业的重要支柱?如何才能把海门的养老产业做大做强?昨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采访了市清福托老院院长李美华。

  记:你认为海门养老产业发展目前面临哪些困难?如何克服?

  李:海门的养老产业,目前还处在初级阶段,面临的困难多种多样。托老院的政策扶持、政府服务与养老市场需求存在差距、兴办托老院主体的认识等方面,目前都不是很成熟。虽然有《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等法律法规,但缺乏对托老院权益保护的法律。

  不少人在进入养老产业时,抱着赚钱谋利的心态,不能沉下心来发展养老事业,短期内看不到回报,就不愿再投入,最终半途而废。其实,养老产业是个“慢热”型产业,需要兴办主体对其有个全面的了解,找准老人最需要什么服务,目前我们能为老人提供哪些服务,有一颗热衷老龄事业的心,才能做好养老产业。

  我建议,相关部门能完善对托老院的相关法律政策、集中培训一批托老院负责人及员工、适当提高护理员的工资待遇及社会地位、引进年轻的专业性护理人才、规范养老服务市场杜绝不正当竞争、打造具有海门特色的养老服务品牌,加速做大做优我市的养老产业。

  记:这几年,全市民办托老院逐渐增多,但能像你们这样坚持多年的很少,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和丈夫铆足了劲专注于兴办托老院呢?

  李:清福托老院至今已兴办了8年有余,毫不夸张地说,我和丈夫就是奔着兴办一流托老院的目的来的。当初,我婆婆和母亲入住一家托老院后,整天向我和丈夫抱怨那家托老院的服务太差。我实地察看后确实不忍心让婆婆和母亲入住了,下定决心自办托老院,让两位老人舒心养老。我卖了经营多年的面包房,投入了60万元,在三厂孝威村租房建院,真心把办托老院当事业来做。

  记:为老年人当“保姆”,需要注意的细节很多,你们如何做到规范化、人性化服务,让每个老人都能称心入住、安享晚年?

  李:一开始,我也没有头绪,认为老人只是吃、睡、交流等方面的内容需要管理和服务,在对无锡、南京、上海等地的托老院进行了考察后,发现有很多方面都需要规范。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们院里制定了共计200多页的《养老管理服务手册》,可以说是我们“清福”的托老服务标准,日常服务全都是按照标准做的。比如,在保障老人安全方面,有意外伤害的防范措施、突发公共事件和防范暴力事件应急救援预案,成立了院防范小组,制定了应急处置流程。我们还建立了传染病预防与控制管理制度。

 

  为老服务重在细节,我们引入了表格化管理,从护理人员量化考核标准、安全检查情况到顾客流动财产登记、托老双方不收和不送红包承诺书等,我们共计有60个表格,涵盖了老人入院后与之关联的各个方面。省、市和海门民政部门的领导都对如此细致的管理服务表示肯定,一些服务标准还被高校护理专业作为教材候选内容。如果海门的民办托老院都能这么做,我相信海门的养老水平会迈上新台阶。